向一代填詞巨匠潘偉源老師致敬:一串音符、等你和應

9/17/2022


«1

Comments

  • Audio_Napoleon
    edited September 16
    梁生

    我衷心佩服在疫情期間仍然十分努力做有意義的事情。難道你請到潘偉源到神曲工作室?你常常都為大家帶來驚喜!可以話從不間斷,連音響文章都寫得很好,專業,有心機!我身在國內所以未能參與,潘偉源絕對是經典。陳百強嘅一生何求,葉蒨文嘅祝福、珍重,王傑嘅幾分傷心幾分痴,梅艷芳嘅蔓珠莎華,無數經典代表香港樂壇最光輝時候。
  • 我最喜歡的是他的一生何求,此歌將會永遠流行直至永恆。
  • 是他真人來嗎?還是一個聚會播他的歌?
  • 那將椅應該代表潘偉源應該會親自到神曲工作室!
  • 我估一定潘偉源親臨神曲工作室。
  • 梁生近年致力研究重播廣東粵語流行曲到極致水平,最近音響展的廣樂傳承環節非常成功,再加上文章寫作水平極高,所以得到前輩認可和嘉許也是十分自然。若然潘偉源親臨的話這件事是非常之有意義,因為他對香港流行曲的貢獻是非常之大,而且無數作品震撼心弦。
  • 潘偉源老師


  • Susanna
    edited September 18

    通常我們喜歡一首歌曲,都是因為歌者風采與動聽旋律,很少是因為歌詞,正因如此,默默耕耘的填詞人往往被忽略。但事實上,填詞人有能力點石成金,運用文字,不論是一串句子、一段讀白,以至一個字,給予每一串音符生命,構成一首歌曲敘述人和物,活靈活現呈著一幕一幕的畫面,猶如看電影。

    昨天有幸參與了「一串音符 、等你和應」— 香港流行曲研討會,認識了著名填詞人潘偉源老師。研討會上,一邊播放由他填詞的歌曲,一邊細聽老師娓娓道來填詞背後的軼事,不單有趣,更讓我腦洞大開,再次細味歌詞,重新認識每首耳熟能詳的歌曲。隨著音樂的播放,細聽著歌者演譯老師的歌詞創作,一遍遍音畫浮現出來。

    說來也慚愧,我也是今天才留意到自己最愛的歌曲 — 陳百強的「一生何求」也是潘老師填詞的,能夠認識自己最愛歌曲的填詞人真是一生何求!

    在多首選聽的歌曲中,最感意外的是草蜢的「失戀」,每次聽這首歌曲,都被他們精彩的舞蹈表演及歌曲強勁節奏吸引著,雖然歌詞瑯瑯上口,但卻很少留意曲詞的內容,從潘老師口中得知,原來歌曲是講述三個男人失戀的開心感覺,失戀也可以是開心的!

    最後,在此借用潘老師填詞,葉情文的「祝福」裏的歌詞,「拜託清風  奉上衷心 祝福千串」送給每一位與會者!謝謝潘老師!

     


  • Dynamic
    edited September 18

    「冷暖那可休 回頭多少個秋」,只要隨隨地讀出這兩句句子,音符便自然啍出了來,有趣吧!這正是填詞人的功力。

    無論是因為已故的陳百強先生,或是電視劇「義不容情」,喜歡廣東歌的每位對「一生何求」都不會陌生。

    從「一生何求」認識到潘偉源先生,翻查記載,才發現潘先生在八九十年代填詞作品的數量多得驚人,說香港樂壇欠他一個交代不太過分吧!試問有誰在失戀時不曾依靠過王傑的「幾分傷心幾分痴」而得到慰藉呢?

    九月十七日御品音響舉辦了一個有關香港流行曲的研討會,嘉賓便是填詞人潘偉源先生,和他親身交談,感覺他為人謙卑、帶點文人的風骨。而他填詞的風格直接,用字簡潔,文字與旋律之間協調、和諧,他的創作要求是用最精簡的文字,帶出最深遠的內容。

    研討會播放了10首經典作品,橫跨了八、九十年代,他亦分享了每首歌曲創作的心路歷程,和一些趣事。在海量的作品中挑選10首歌曲播放,我想是最困難的一件事,因為有很多潘先生的喜好,錄音效果都不太好, 因此Chris只能從中作出取捨。而選好了作品之後,他花上大量時間,因應不同的旋律節奏和錄音電平,選擇適合播放訊源。

    自Grand Prix Audio 的 Monaco V2.0/3.0 唱盤進駐御品上環後,要播放節奏明快的流行曲,Da Vinci 的磁浮唱盤一直處於下風。大約在兩週前到過神曲工作室,當時Chris 正為這次研討會預備得如火如荼。那天的 Da Vinci Gabriel V4 唱盤所播出的節奏感與低頻,一反我心中對它的形象,竟是「穩」和「扎實」。雖然「失戀」是一首跳舞歌曲,但潘先生普上的詞,重點是要道出一段不值留戀的戀情,逝去了反而值得高興,因此單是強勁的節奏感是不夠的,播不播得出跳脫感,就成為了關鍵,而 Thales Extreme Exotic唱頭 + Gabriel V4 唱盤+ JMF Audio PHS7. 3 唱放就能把這種跳脫重繹出來。我並未深入了解到底 Gabriel V4作出了什麼改動,只見摩打的供電部份改用了 Edicreation 的 Firebird LPS 和 Ikigai Audio 的 Kangai DC cable。

    那邊廂的Hartvig Statement 唱盤+ Tosca 的唱臂/朱雀唱頭,在兩週前的表現,中低頻有點散慢, Chris 和我均認為未達標。要播好節奏快的流行曲,低音結他和鼓必然要清楚交代,否則聽起來是納悶、臃腫、無氣無力。但到了研討會當天,同一訊源播放林子祥的「敢愛敢做」,效果卻與兩週前反了一個天,將潘先生創作此曲的意念重現眼前,像電影般一幕一幕地將劇情推進,直至一雙戀人,旁若無人地在街上熱吻!原來 Chris 在研討會前這十多天,再重新檢視所有設置參數,處理有關唱頭阻抗、地線、及諧震等各樣問題,令重播達至最佳效果。

    十首歌曲中的首、尾也是葉蒨文的作品,不知是有心栽花還是無心插柳,「祝福」和「珍重」都是帶有別離之情,世界紛亂,有什麼比聽到共嗚的歌聲讓心靈得到安慰更抒懷呢?

    香港流行曲其實不好播,原因之一是錄音水準普通,印象中除了七十至九十年代的鄭東漢先生、關維麟先生和區丁玉先生等製作有保證外,其他錄音品質的高低都十分參差。

    但說到流行曲比古典音樂更難播得好,又不太正確,只是因為大多數弦樂作品篇幅都比較流暢線性,如非資深音樂人驟耳聽的話,不易露出破綻,至少錯,也聽得入耳,但要把弦樂正確地還原,難度不會比播流行曲低。說穿了,就是如果廣東歌播得不好,我們便立即聽得出,聲音糟糕起來,可以比收音機播放得更差。

    香港流行曲是值得我們更深入去研究,並不只限於及懷緬情感的層面上。能夠用我們熟悉的語言和旋律來調教音響系統的準確性,不是更有說服力嗎?

  • 能夠認識各位,及得到各位的鼓勵,是我的福气!
  • 这个聚會要感謝神曲工作室全部工作人員及舵手梁兆基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