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 Laboratory — 岳飛

17810121321

Comments

  • Huber
    edited October 2020
    上星期六的中秋音樂会的确十分精采,音響知識分享,調較增益的技術交流,新產品登場初試啼声,不同组合即場AB比較同一曲目,最後仲要加送舞台燈光效果以營造live concert 效果!

    我是由衷配服PT的超強组織及演繹能力,虽然Divin lab 有ultra end 硬件及infrastructure 已經是不爭事實,所以靚声係期望之中,但怎樣把一個正常high end 器材展示会变得有話題性才是重中之重,显然他是经过深思熟慮,細心铺排每一首歌,播放次序,甚至乎播多久都是精心策劃,以迏致精确到位地傳遞他要我們知道的訊息!

    上星期六我得到兩個讯息,Igniculus 最大賣点是提供78db gain 超高訊噪比增益,有了它,所有low output mc cart 都能播得好低电平現埸錄音,这对于很多low output mc cart user 简直是超級喜訊,市場上沒有其他phono 能望其項背。

    其次是仁风唱放在播放古典音樂所能營造的現場感及真實自然音色是其他phono不能企及的,誠如上文Roman兄所說美空云雀那份淡淡傷感是最难表达出來,但仁风造到了!

    其實每次听PT办活动,欣赏美乐及新器材示範固然吸引,但我更喜愛看他怎樣策劃安排每個細節,编排演說,使我每次都獲益良多。

    期待下年AE的大龍鳳,聞說今次中秋音樂會是預習,小試牛刀,佩服!
  • JLam_Exotics
    edited December 2020
    人來人往 GET A LIFE 2006 Version

    來來回回,我和Piano Tuner 又返回陳奕迅Eason 2006年的GET A LIFE演唱會。我當年是看第四場,應該正正就是這個CD 專輯的場次。(沒有調查過,只記得Eason 現場對觀眾說過的話來判斷)。當年他的聲底雄渾有力,但Pitch(音高)不夠準確,他很懂得利用Vocal的高級技術去淡化這個問題。 有來參加我主持Food Angel慈善show的朋友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hohoho…



    第一次聽這張演唱會專輯時,當時AE 是用:

    Tidal Prescenio preamp, 4 x Impact power amp。Tidal Sunray + T1 sub-woofer tower x 2。

    這套旗艦系統已經是十分之瘋狂(大草哥都係最近幾年才用這品牌)。我印象非常之深刻,因為紅館場地音效較差,但這張專輯卻能彰顯紅館舞台的現場錄音。

    2020年10月4日,我再聽GET A LIFE,一開始便選了Disc C 的 <人來人往> 。這是我個人常常練習的曲目,所以我了解此歌的編排結構。首先,我仍然是清楚聽到Eason的pitch issue,亦有可能是他的風格。

    除了一般highend系統做到的現場空間感,觀眾聲音,掌聲,山頂的觀眾叫聲,場面充滿音樂感,這類非常基本的要求外,竟然還可以呈現「現場音樂佈局」的結構。對於我來説,是一件驚人的事!

    這裡有兩點要留意,第一是由「微觀」層面來聽。現在神曲系統可還源歌手與microphone之間的距離感。 當Eason 唱歌時,他是用mic緊貼嘴唇唱,神曲表現出雄厚歌聲之餘,亦能表達到輕聲或假聲時候,歌手呼吸的控制。 而當Eason和觀眾說話時reverb是較強, 好可能是負責control panel 的收音師有意令聲音更加擴散。他說話時口部與mic的距離遠了少許,亦被神曲系統原原本本反映出來!

    第二是由「宏觀」角度來聽,留意 <人來人往> 一曲,第一次唱副歌時 (1:05) ,只有數碼琴,鋼線guitar和bass guitar。 你懂得聽的話一定啞口無言!

    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 

    眼睛張開身邊竟是誰

    感激車站裡尚有月台 

    能讓我們滿足到落淚

    擁不擁有也會記住誰 

    快不快樂留在身體裡

    愛若能夠永不失去 

    何以你今天竟想找尋伴侶

    第一次唱這段副歌時,結他是負責高音,作為背景勾線彈奏open chord。(Beatles 的名作Yesterday就是用勾線open chord 彈法。)在這段副歌裡,結他只負責高音輕細的和聲,來去制做輕柔浪漫背景。很多系統原全聽不清這支結他的聲音,更莫説是結他的微動態。

    中音有數碼琴負責拍子的齊位,彈chord之餘加入少量單音的melody,其用意是將這首4拍的歌,頭拍落chord 控制速度,而後面的單音旋律負責畫面結構(但又不能蓋過人聲)。Bass結他就做了整曲的方向陀, 大部份只彈第一拍,一個單音。 這便做成了連鼓都不用的純賣演唱部份,更預設了後來引入高潮位的伏線,繼而引起了觀眾懸念。整個音樂佈局,我想不到竟然可以還原到這個層次。

    所以神曲已經可以還源現場編曲的「佈局」。我不用「定位」,而用「定局」,是因為前者是十分基本的要求,但後者是更高層次的要求。兩部Tripoint Elite NG絕對是功不可沒,因為它把地噪下降至深淵中之深淵的境界。



    「人來人往」是一首出色的廣東歌,而且結構簡單,只有一個電子琴負責彈奏string的聲音,  一個digital鋼琴,一支結他,一支bass, 一把人聲。 如何令幾件樂器構成一首好歌就是靠佈局。 為何我聽第一次副歌(1:05) 會這樣着迷?就是因為沒有了任何不必要的機械震盪,所以能量輸送穩定,結果帶給我的臨場音樂感,是非筆墨能形容!沒有這種穩定的局面,就沒有接通聆聽者與現場表演者的媒介。 這是付出了時間,精神,金錢去建構highend系統所應得的享受。這種感受是藝術與心靈的結合。

    「人來人往」在手電YouTube播,在電腦播,用Bluetooth Speaker播,仍然是一首好聽的歌,所以不要挑戰我説,不用神曲就不能聽歌! 但如果你有一套highend系統,播放出來的絕對不會是手電播出的感受。 你應該得到更好更多。

    震,是一種能量。 通常情況下是不規則的游散在空間。 非常難得Piano Tuner 用心去找到Wellfloat 這件異物,再一次界定了Exotics is Exotics。它竟可以把喇叭的機械震動方向統一橫向地離開,高速度解放了更大的音樂能量,直達心窩。



    Pranawire 的 「九雲」,我更覺精采! 與一個power amp的體積不相上下,只有兩個插口的電源處理器,竟然考慮到要解決大電流傳送中在AC receptacle裡所產生的機械震動消滅。結果用上了極大size的AC receptacle (見圖)。



    若你不想去消除機械震盪,我只能説是個人口味,但不要強行説有震才是正確。 固步自封就不會進步,新知識技術的出現會不停打擊舊思維,任你有再多的經驗,為保舊有技術舊思維,而去選擇本末倒置,結局明顯,不用多說。

    我認為經驗寶貴之處在於幫助我們破舊立新, 不斷進步。

    "震動難以盡放出去 何不將這WellFloat放進機裡……"

    (p.s. 歌詞一定要聲韻正確^^)

    Enjoy AE, Enjoy your life !

    JLamexotics




  • Jlam Music Nation,

    雖然我不太聽陳奕信,但這是十分之有質素的分享。一定要讚!
  • edison133
    edited October 2020
    經過一個星期的忙碌,終於有時間坐下寫一寫中秋節聚會的感受了!
    在黑膠板盧冠廷演唱會2050中,他説了一句「上天給我創作的能力是幸福的」。這一句令我心裏蕩漾迴響很久,好真實,好感人。這句發自內心的話,也給我們做產品創作的很大的鼓勵,因為上天給我們能思考的腦袋就是為世人而貢獻, 而因為有所貢獻, 所以我們幸福! 
    這是上天給的我一點勉勵,為我而加油,可以在AE中秋聚會上聽到這首「捨不得你」, 無論在獨白部分,和唱部分,合唱部分到極度像真,感染力十分震憾!
    要營造這種現場感,必須要依靠phono 的高增益來配合。就是Chris 那天帶出的主題, 在不同的唱片上用了不同的增益組合營造了不同的氣氛!
    而通過了適當的配合是可以令一張平平無奇的唱片變為一個活靈活現的「現場演奏」!


  • I was among a fortunate group of friends who visited divin lab at the end of September, 2020, and boy was it a mind-blowing and memorable experience.

    As we entered the studio, our eyes were instantly glued to the monolithic speakers. We then took our seats, and Chris began playing a programme of songs and pieces, mostly vocal and in different styles.

    One particular song that really stood out was "Stimela" ("Coal Train") by Hugh Masekela. This song, a revered masterpiece praised for its brilliant commentary on injustice in South African mines during Apartheid, is incredibly creative in its picturesque recreation of a coal train. Aside from the exquisite use of cowbells, Masekela used his voice masterfully to emulate a train's rhythmic chugging and screeching horn. 

    Listening to "Stimela" that day was sensational. There was nothing to fault. We were all completely immersed in Masekela's performance - every detail was crystal-clear and the contrast between the high screeches and bass notes was something that cannot be experienced any other way. It was as though Masekela stood right across the room, face-to-face and eye-to-eye, telling us a story of struggle and bloody oppression.

    I do wish we could have experienced music from different genres, such as high-bpm metal or EDM, but I appreciate the difficulty, and indeed often impossibility, of finding high-quality recordings of those music.

    Thank you Chris!

  • I set up Da Vinci Gabriel V4 today at Divin Lab using Thales Statement arm and Thales Extreme Exotics gold coil cartridge with Argento FMR phono cable going into Synastec Igniculus phono stage. 


  • Then I relocated Durand Tosca to Hartvig Statement turntable with Red Sparrow Cartridge via FMR phono cable connecting to a huge step up transformer (size of an amplifier) by Hartvig going into MM input of Synastec Igniculus. 


  • Forget all comments from the internet on Red Sparrow. My plan is to match it with a tone arm that delivers tremendous energy in the bottom end with agile upper bass attack. Then load the red sparrow with a huge step up transformer and connects it as an MM cartridge given the engineering design of it is much closer to a MM cartridge. The Synastec Igniculus phono tremendous S/N ratio at 80db gain provides enormous energy to the red sparrow. The replay of Michael Jackson’s Beat It, Bill Jean and Thriller etc is ......a heart pounding experience.  

    I neither could recognise the character of red sparrow nor tosca arm/hartvig statement. Everything left is music with energy behinds every note. 
  • Thanks Kah again for installing the German exotic master switch at Divin Lab. 


  • Piano Tuner
    edited December 2020

    夏天最後的玫瑰

    三年前,我在飛機上第一次看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廣告牌殺人事件),一開始已經被「The Last Rose of Summer - 夏天最後的玫瑰」的旋律深深觸動。當時我並不知道曲名,也不知道是誰唱,更不明白導演為什麼選它為序曲。

    https://youtu.be/gKS7o7px9g4


    三年之後,偶然間,我在「神曲工作室」播著由Renee Fleming (著名美國女高音)演唱的「夏天最後的玫瑰」。她的歌聲隨隨把我帶進了一個悲愴的空間。那裡是孤獨的、寂靜的、和絕望的。可是凄美動人的歌聲卻又使我留戀此情境,正值抒緩汪汪愁緒。


    於是我開始查究此曲歷史。這一首愛爾蘭詩人Thomas Moore 在1805年寫的詩,由Sir John Stevenson 譜曲,後來編入穆爾作品愛爾蘭旋律集。這曲經Friedrich von Flotow的歌劇「瑪沙」於1847年在維也納首演後就非常流行;現代電影「哈利波特」第一集也把它作為插曲。歌曲最後的一段寫道:

    面對落花傷往事

    往事成空虛

    平生珍惜良友情

    消失已無餘

    那人間歡愛

    飛去如飄絮

    似這般淒涼世界

    長嘆與誰共

    歌詞描述歌者的朋友及愛人皆已離去,那麼在這個淒涼的世界,還可與誰「共長慨嘆」唏噓無奈呢?我今年面對著摯友移民,長輩仙逝,友人病倒又或突然離世,難怪此曲容易牽動心弦。

    我亦終於「明白廣告牌殺人事件 」的愛爾蘭導演Martin McDonagh 配上「The Last Rose of Summer」為序的用意了。片中女主角喪失了被殺的女兒後,控訴執法機構沒有盡力為她取回公義,可惜最後也徒勞無功,唯有繼續尋找兇手報復,自行執法,總好過生無苦戀,漫無目的地過活。

    人的情感並非只限於喜、怒、哀、樂,中間還夾集了許多非文字能夠形容的元素,所以我們需要音樂。不是身邊每一個人可以明白你的情感,有時候你亦不想説太多話。只有音樂才能觸摸到連自己也沒有察覺的地方。沒聽到那個音符、那一句歌詞,都不知道自己是那麽的痛,那麽的寂寞。所以能夠撫摸到你心的音樂,就等於邂逅了一個為你傾聽的良朋。情緒浮面了,便是治癒的開始。每一種情緒都在發放一些信息。我們需要這些關鍵的信息幫我們抹去心鏡上的霧,做更有智慧的決定。

    我並非要鼓吹「以悲為美」的處世態度。從邏輯的理性角度看,悲和美是不能共存,但在藝術世界裡,他們可以十分共融。淒美的意境是一個讓你心靈安慰的地方,心游此地並不等於自棄。

    「夏天最後玫瑰」,最後重唱的兩句是一個問題:似這般淒涼世界,長嘆與誰共?Who would inhabit this bleak world alone? 站在我的時空𥚃,其實答案可以是十分正面。在風雨飄搖下的一年,我在兩個月內主辦了十多場80年代金曲黑膠唱片欣賞會,為「惜食堂」籌款。整個歷程勉勵了港人,感動了眾心,也豐富了我的人生。我明白了持續性對善事的重要性,是遠遠超過一次性的龐大金額。

    https://audioexotics.vanillacommunity.com/discussion/13108/cantonese-pop-music-program-donations-to-food-angel-惜食堂

    https://www.facebook.com/1375795022474575/posts/3028965063824221/?d=n

    我又主辦了多個音響研討會,介紹了多項突破性的音響科技應用,並提倡了豐富音樂知識的重要性,去建立更具説服力的標準來評估音響器材的質素。我鼓勵用宏觀角度作為系統性分析的主軸,避免跌進「微觀性比較」的惡性循環,而忽略了大局。了解系統性格和結構後,更要順勢發揮其強項到盡,不需介懷自身弱項不比人強,因為沒有系統是完美。所以我主張抱著欣賞其他系統優點的態度,去豐富「耳歷」。事實上,一連串的家訪使我獲益良多,因為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往往啓發新思維。音響管理,尤如掌控人生一樣,在乎於達到「平衡」,是一個三維的概念。這個平衡點又是會隨著知識和經歷而不停移動。我們需要知音朋輩互相扶持,才能達到烏托邦。

    https://audioexotics.vanillacommunity.com/discussion/13125/御品家訪集-eee-home-tour

    https://audioexotics.vanillacommunity.com/discussion/13116/dartzeel-cessaro-wagner-ayra-air-blade-a-demo-designed-to-touch-all

    https://audioexotics.vanillacommunity.com/discussion/13056/divin-laboratory-serving-da-vinci-gabriel-v4-now



    此刻我凝望着「傲雪」、「仁風」、「匠心」、「氣刃」、「達芬奇」、「華狄斯」、「新世代木馬精英」、「三依」、「浮台」和「大神曲」等等,心感安慰這個超級團隊在我三年苦心培育和管理下,真的可以穿梭時空到達任何意境 — 有淒美的、有平凡的、有無奈的、有寧靜的、有不羈的、也有勵志的。Renne Fleming 撫摸了我心之後,我回到了1991年在美國佛州Tampa市內的Super Bowl現場,深刻度感受著已故Whitney Houston (當時她是27歲,終於2012年)唱國歌所投射的正能量驅使數千萬人熱淚盈眶。她的無限激昂,的確帶來了震憾與希望,使我期待著香港重燃壯志的一天。

    https://youtu.be/N_lCmBvYMRs



  • edison133
    edited December 2020
    2020年真是不好過,和你一起做善事的而且確令我覺得,我們hifi友的力量係可以為社會做得更多! 為這一個題目打開了一個可能性同持續性。 我相信只要本著正能量的心態,我相信明天會更好!

  • 梁生,多謝你一篇好有感情的文章。老媽也讀了數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