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品天皇 — 智醒善行

Piano Tuner
edited August 1
狂野、真誠

我與郭天皇的邂逅,牽動了觀看電影「麥路人」的意欲。第一次看,令我最感心酸的是眾人手上的飯盒,因他們共同坐下的棺材突然倒塌,而應聲倒地,溫飽的希望,隨即破碎(55:22 ~ 55:40)。第二次再看,我體會到令眾多角色最痛苦的,其實不是貧窮,而是他們的執念:男主角阿博因坐過監,而不敢面對年邁的母親、等伯不肯面對妻子自殺已死的事實、媽媽對奶奶的愚忠為她不停還賭債、琛仔打大嫂後不肯認錯、繼而離家出走等等。


世事無絕對,富人不一定冇憂,窮也可以開心過每一天。若然他們能夠放棄執著,那麼精神壓力便可釋放,正能量可以慢慢歸位。問題在於究竟如何判斷「放棄」與「堅持」?在「大器可以晚成」一書,我找到了部分答案。

古今中外,無數的例子已經証實了堅毅不輕易放棄的精神乃是成功之母。可是事情也有另外一面,為了正確的理由而放棄,原來是有可能換來康服和成功。這取決於能否辨別出成功之路的「方向性」和「預見性」。如麥路人片中的等伯明知妻子已死,無論在麥記等多少晚,她也永遠不能復生。又例如媽媽不能夠主動控制奶奶賭錢的惡習,就不應該再為她還債。她的愚忠,影響了女兒,更加放任了奶奶繼續豪賭。這一個惡性循環,最後令她賠上了生命。

口水祥的方向性卻十分清楚。由於他預見冇人會再請佢工作,所以他寧願去偷,博拉坐監,起碼有瓦遮頭,不需再為三餐溫飽而憂。而男主角博哥本可見母親一面,他的執着卻幽禁了重逢的機會。


所以堅持只能在正確方向下維持。相反,看不到將來的道路,放棄可換來生機。硬是投入連自己也看不清楚的道路,結果就是持續的「自我耗損」(Depletion of Ego)。那又為什麼人寧願選擇自耗,而又不肯放棄?

原因是大家被「沉沒成本」概念所阻礙 — 彷彿投入已久的資源白費了,付出了的時間、金錢、汗水豈非一場空。雖然這也是道理,但執著不悟的每分每秒,也代表著放棄其他可貴的潛在機會。真正的浪費並不是放棄錯誤之路而犠牲過往,而是沒有謀求改變而犧牲了未來。

我建立御品音響的初期,用心經營了數年的Tidal Audio 揚聲器,有一天廠商突然告之香港的代理權已經轉了給另一間公司。那時的我,十分傍徨無助,因為我只餘下號角喇叭品牌Cessaro ,並非市場主流產品。於是我急於引進了新晉德國品牌 — Goebel Audio。那時未有今天的「神曲」系列,而是較低靈敏度的Epoque Reference。昂貴的進口成本與及尚短的品牌歷史,令我看不到前景,我並沒有堅持,而是選擇了「戰略性撤退」。


我集中資源全力推廣Cessaro號角喇叭。隨即與「音響技術」合辦了第一屆AE Super Hi End Audio Show於2013年七月份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我也想不到,之後的每一年也有舉辦,而且規模愈來愈大,由2013年的一個展示廳,擴展到2018年的四個展示廳,成為業界年度盛事。Cessaro亦因此而漸漸走紅,可是我並沒有忘記Goebel,因為我愛有「才華」的人。


2015年,我要求Oliver Goebel去設計一對高効率、大能量、冇相位失真的傳統揚聲器。我告訴他這個項目並沒有成本上限。2017年的五月,我的團隊和日本Zanden Audio宗師「山田和利」先生一同密會於德國慕尼黑利近郊的試音室,見證著「神曲」的誕生。我們被衪寵大的體積嚇呆!可是我第一個感覺是無比的興奮,完全冇諗起何許人的家可以把祂容納。山田對我説:「那麼大的喇叭,竟然做到極度連貫的相位,舞台的描述尤如一幅畫,非常之勵害!」同年七月,神曲在第五屆AE Super Hi End Show 展示,繞樑三日,不絕於耳!

然後中型神曲揚聲器 (Divin Nobleness) 於2018年第六屆AE超展示範,未開展,已經賣出了兩對。最後Goebel在2020年推出了小神曲(Divin Marquis),立即紅透亞洲,成為了美國音響天書Stereophile的封面,更得到前主篇John Atkinson的高度評價。http://www.fi-play.com/?p=61069


今天回望當年的「戰略性放棄」是正確的決策。Tidal Audio離開後所展示的路,並不是暢順。我唯有耐心等待時機,再次堅持相信自己的眼光,不問回報,毅然前進。這個十年之久的公司發展史,可説是有血有淚。但最令我最鼓舞和興奮並非是商業上的投資回報,而是「郭天皇」和「神曲」結緣。得到他的肯定,而衍生的快樂是非筆墨可以形容,是一種未曾感受過的精神滿足。這一切看似絕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情,最終竟然變成事實。

唯正向思考者,能動察先機,觸感於無形,成就不可能。


A positive thinker sees the invisible, feels the intangible and achieves the impossible. 

Chris Leung

Founder of AE

«13

Comments

  • 梁生,多謝又一篇勵志的好文!犀利!郭天皇用那一款神曲?
  • 我也非常之佩服!寫得好好。

    郭富城先生用的是什麼系統?你們好有型!
  • 感人,勉勵,有型,犀利!
  • 這一篇文章,我讀了數次,有得著。犀利,佩服。
  • Macy87
    edited February 13
    This piece of fine writing is philosophical. We often face difficult choice of whether to move on or to give up. It is refreshing to see giving up as a tactical retreat in exchange for breathing space to re-strategise.  

    Most often of the the time, we blindly follow belief that leads to nowhere and keep reminding the virtue of insistence. Thank you so much, PT, that you have highlighted the importance of visibility and directivity should we consider moving forward on difficult task. 

    It is hard for older generation to think this way as stubbornness and their own mindset dominates the overall clause. The character overrides the prevailing situation. Spirit dominates logic. It works in sports 🏈. Strategy belongs to another dimension. 

    Well said, very encouraging piece of writing.
    I share it with law professionals in my church. Thumbs up!
  • I didn’t return to this website for awhile as I was unwell.  When I login, I was shocked to see Aaron Kwok!  Is he a beginner? Or was he an audiophile all along?  Thanks for such encouraging writing, which I must point out yours are very high quality work. People should not confuse yours with blog writings shooting out wherever comes from the mind without structure and thesis. 

    This post radiates very positive energy to a old man with illness.  Thank god, I have already recovered. 
  • Piano Tuner
    edited April 4

    難得知音人

    郭天皇的聆聽能力,是我暫時所遇過最優秀的其中一人。他令我聯想起一代宗師 — 日本Zanden Audio的「山田和利」。他們的聆聽哲學共通之處,都是以現埸音樂作出發點。山田較著重現場的堂音和樂器的泛音,Aaron則著重在舞台上樂手所發放的能量。


    他在AE中環聆賞神曲系統時曾説:”我能看見Lady Ga Ga查了唇膏扭腰擺舞地唱歌,是有畫面、舞台、和人物。角色的互動,製造了氣氛,尤如看電影”。一個三分鐘的Tripoint Audio Troy Signature NG的示範,他立即明白它是必需的音響基礎建設。當系統沒有駁上NG,畫面不見了,氣氛也隨即消失了。由於他在認識我之前,不曾是發燒友,所以並沒有預設評核框架,也沒有發燒界的語言,更沒有測試任何發燒錄音。跟他多次交流,從來沒有談及「音色」和「音場」,只説拍子有幾準確,節奏的躍動感,背景伴奏音樂的層次,與及各樂器應有不同能量的分析等。


    他蒞臨「神曲工作室」的兩小時交流裡,更加令我佩服他對音樂的觸覺,以及對系統建設的整體性邏輯。他並沒有由任何品牌/價格偏向性,只憑聆聽感覺作交流主軸。他未接觸過馬勒的音樂,我作了一個簡短的介紹後,播了一張由Eliahu Inbal 指揮的Mahler Symphony 9的黑膠。聽了三分鐘後,他坐在Finn Juhl 的「酋長椅」上,帶著亢奮的心情説:”真係好震撼!好 Crazy!” 

    我本來擔心「馬九」太長悶,可是他細心聽了整個第一樂章。然後我選播「荒山之夜」,他望著我笑説:”Goebel大神曲的真正潛能和價值,在於大型交響樂曲的重播,如果聽流行曲,不需要用到祂。我會記得馬九的磅礡場面,管弦樂團一起演奏到達crescendo的能量。我睇到隊管弦樂團,也能想像到作曲家要表達的意境。” 


    大家聽得興高采烈之際,我做了幾個唱片壓的比較。他數秒內已經肯定了Dalby的Pirueta是最好,因為其他的壓把音樂能量壓縮,導致透明度大大減少。我一再強調他是完全不知品牌及價格,就算比較完後,也沒有問我。反而,他的興趣在於了解技術。雖然消費可以一步登天,但他已經明白音響之旅是一個歷程,需要時間和知識去沉澱。


    在短短一個月𥚃和他的多次交流,我整合了大家交流的心得(簡稱郭八條):

    1. 音樂是主導器材的選擇主因,而並不是牌子。
    2. 價值比價格更為重要。後者只是一個數字,前者卻博大精深。發掘價值需要深入了解不同系統及器材的技術特性,然後探討器材之間的融合性 (尤其是增益上的配搭),同時必須了解什麼音樂可以盡顯系統的風範。若能做到,便是價值所在。
    3. 音樂感來自能量和速度,尤其是低音。
    4. 不同樂器有不同程度的能量;人聲的能量發放,和樂器不同。系統的解象度要著重能夠分辨出不同樂器發出不同的能量。
    5. 伴奏和主音的溝通和對話,也是音樂感來源之一。所以不應該局限於分析它們的位置。就算清楚知道位置後,仍然要了解和感受他們之間的音樂對話。之所以要一齊綵排練習,就是因為要訓練合作上的默契。
    6. 首先要求大圖畫/大舞台的完整性,層次感,總體能量分佈,然後再細心聽畫面內的細節。
    7. 音樂是應該有畫面的,但不解決Ground 和AC噪音,就不會有足夠對比度。
    8. 最後一條,也是他認為最重要的:你必須真正喜歡音樂,對知音者,互相鼓勵。音樂不衹反映非語言能形容的心靈起伏,更為人生歷程添上色彩。

    他對音響的觀點,和AE哲學不謀而合,可是他啓發了我對拍子準確性、能量的收放速度、以及節奏的躍動感有更高的要求。因此,我會重新再整合一次御品音響的系統建設哲學和評核標準。我認為整個行業若然要大耀進,就必須要衝出固有傳統分析框架,要應用音樂角度,才能做到更深入到位的分析。


    郭天皇對音響哲學的悟性,感動了我,啓發了我,鼓勵了我。知音者,相互唱和,彼此調門一致。人生能夠得到知音,至樂也。

  • Audio_Napoleon
    edited March 7
    嘩!天皇站台!郭八條真係有意思。邏輯細密,言之有理,非常之好的深度交流。
  • 我們在寶島這邊也廣傳這一篇,尤其是郭八條所帶出的新思維,應該深入想下。傳統觀念較為夾窄,形容詞可以搬字過紙去形容另一台機。例如,音場高了、深了...... 中音厚潤又可以形容大部份器材⋯⋯昂貴的和入門的,也是同一組形容詞。
  • 梁生寫的每一篇文章也是高水平,好明顯是計畫得好清楚才落筆,今次的郭八條非常具體清晰地帶出新思維。郭富城的舞台角度,注重能量,節奏躍動感,節拍的準確等,都係發燒友不太注重,而且音響雜誌多全來都主要試古典,慢版歌曲為主。
  • I read 郭八條 many times, which is very well thought and inspiring. I am quite tired of magazine’s vocab.  I agree the same set of language can be used in many machines since they don’t differentiate. Only the price tag differentiate, and that sucks because skills are not taken into account. 
  • The series of Chinese articles written by Chris are really good, in-depth, holistic and inspiring. 郭八條 is not easy to achieve. Nevertheless, this is a new guideline to think about the hobby.  I am very inspired by the perspective of energy resolution, communication amongst musicians..... if music is about fixated images on a hollow stage imagine by us, Aaron is right about - then why do they need to rehearse together? They can just practice on their own in a fixed position at different time without any communications. This is very much like zoom meeting nowadays - artificial communications without real human touch. Do we want to go this direction? 
  • Thomas0701
    edited March 18

    給郭富城先生和梁兆基先生的一封信:

    啟發

    他是我尊敬的人。第一次認識他,應該是看「風雲」的時候,不過我當時年紀較細,又沒有長閱漫畫,所以未能身同感受粉絲的激情。但看「風雲2」後,我卻又被他所演活步驚雲的演技深深吸引。我清楚看到他欲哭無淚的表情,迫於無奈地去阻止入了魔的聶風瘋狂殺人,於是我便慢慢追隨他的電影,一直到「寒戰」的年代。他所演的角色往往散發一鼓氣場,技壓羣雄,完全展示他的演藝才華。對我而言,當年的金像影帝,應該是他。由2006年的「三岔口」到 2016年的「踏血尋梅」,十年間五次提名,他終於得到香港演員的最高榮譽  — 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在我中學念書時,舞蹈是體育科必修部份,而其中必練習的舞,就是郭富城先生的櫻花Sakura,時至今日,也令我津津樂道。由舞者到歌手,再到演員,他那份天王的氣息是由時間提煉出來。而在我眼中,他那氣息,不是咄咄逼人的強勢,而是自信,溫柔而強大。他是我心目中的Leonardo DiCaprio。他,是郭富城先生。

    另一位是我偶像,他那超強的分析能力和執行力令我佩服萬分。雖然正職是首席中國經濟師,但他竟可同時用了十年時間,成功建立了一所如學院般的音響公司,為音響界帶動新思維。同時,他好學不斷的態度,啟發了好多人。他的雙眼不時會流露着一絲絲的強勢。他,是梁兆基先生。

    十年,他們為各自的領域發展,在堅持和正確的方向下,走出自己的成功道路。朋友易找,知音難覓,不但是興趣和性格,更重要是共同價值觀。Chris得到郭天王的肯定之欣喜,是遇上知音的喜悦。一個多月的交流中,他們更為音響分析框架提出了新的原則。

    「郭八條」不只是音響的八條原則,也是兩位的做人處世規條: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自身的氣場,對價錢和價值的觀念 (資本主義不仁之處在香港發揮到極限) 和對身邊事物無形的觸感。「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音響也能讓我們體現人生道理。

    “音響之旅是一個歷程,需要時間和知識去沉澱”,音響是人生路程上的哲學,是科學與藝術的融合。雖不能名言,但能用心慢慢體會。

    梁駿業上


  • This is a very special thread, lots of thoughts and new ideas, appreciation of each other and how to strive for excellence moving forward.  Great Chinese articles!
  • 這位年輕人所寫出敬仰之心,真實、直接、誠懇。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

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