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 Laboratory: 一串音符、等你和應

1171819202123»

Comments

  • Piano Tuner
    edited July 19
    為什麼Oliver提議用24db slope?

    Technically speaking, this is why. We want to hear LESS other frequencies coming out from the subwoofer.  

    Selection of a 12 dB low pass filter means we have chosen a slope of 12 dB per octave. 
    The next octave is always the double of the previous octave. A slope of 12 thus means the following:  

    At 80 Hz you will then have - 12 dB level in comparison to the level at 40 Hz
    At 160 Hz you will then have - 24 dB level in comparison to the level at 40 Hz
    At 320 Hz you will then have - 36 dB level in comparison to the level at 40 Hz

    When you are using a 24 dB low pass filter, it means you have a slope of 24 dB per octave.

    If you adjust the low pass filter at 40 Hz with 24 dB slope you have a level reduction like the following:

    At 80 Hz you will then have - 24 dB level in comparison to the level at 40 Hz

    At 160 Hz you will then have - 48 dB level in comparison to the level at 40 Hz

    At 320 Hz you will then have - 72 dB level in comparison to the level at 40 Hz


  • 這裡獨到之處,就是豐富的知識分享。
  • Piano Tuner
    edited August 1

    八千里路雲和月

    友人靝恆與我齊研羅文演繹“滿江紅”獨到之處多時,因為我們要求音響系統要重播到千古名詞的激憤意境。過程中,窮盡視聽享受之樂,盡在不言中。一晩開懷仰天傾訴抱負之際,岳飛壯烈憤慨之情,聯同羅文激昂的歌聲徘徊在腦海,使我思緒澎湃起來,心內對南宋第一名將的事跡充滿了好奇和疑問,毅然開始閱讀他的歷史。


    湯陰縣是聯合國命名的「千年古縣」,位於中國河南省安陽市;物華天寶,人傑地靈,被譽為「三聖之鄉」。「聖」指武聖岳飛、文聖周文王、醫聖扁鵲。大清的乾隆皇帝專程來到武王廟,拜謁南宋抗金名將岳飛(1103年-1142年)。在乾隆的《岳武穆論》內,寫道「知有君而不知有身,知有君命而不知惜己命,知班師必為秦檜所構,而君命在身,不敢久握重權於分疆之外。」乾隆十分欣賞岳飛在非常時刻仍然對君臣關係極之尊重。他南巡後,為後世留下了「欽定」岳飛忠義愛國形象的大綱(《岳飛敘述、公共記憶與國族認同》,中華書局,2004年),令其忠義形象成為永遠典範。讀了數篇南宋歷史背景的文章後,倍添了我對岳飛命運的無奈,更了解到其他重要人物在此段歷史的視角,以及當時在制度和道德觀約束之下對各人決策的影響。岳飛的悲壯結局是由多方面因素所導致。

    唐朝安史之亂以后,外地將領擁兵自重,在軍事、財政、人事方面不受中央政府控制的局面,一直持續百餘年直至唐朝滅亡。所以宋太祖趙匡胤(926-976)建立宋朝的其中一個立國原則是「重文輕武」,因此文官權力遠遠超過武官。武官並無實際兵權。

    北宋滅亡後,南宋自建立之後武力不如金朝,所以外交政策基本目的只是維持和平相處。所以岳飛北伐的捷捷勝利、反而令主將議和的文官尷尬。高宗趙構唯有用秦檜為首的主和派,抑制武將。再且,史家一般認為高宗不想岳飛迎救徽、欽兩帝,因為他們的回歸,會引致其皇位的正確性/合法性爭議。

    雖然朝廷的主軸思想是議和,但大宋子民卻對岳飛無限尊崇。岳家軍更以戰鬥勇猛、紀律嚴明著稱,軍號「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岳家軍行經鄉村,都露宿在民戶門外,離開時屋外的柴草也一根不少,絕不打家劫舍。民間對他寄予厚望抗金成功一雪靖康之恥。岳飛不但勇武善槍,騎射了得,治軍更有勇有謀。他強調「兵家之要,在於出奇」。謀略才是勝負的關鍵,出奇制勝,速戰速決更是他治軍的主要思想之一。難怪金國兵常道:「撼山易,撼岳家軍難」。

    所以加入岳家軍的人也愈來愈多,估計高峯達十萬人。因此動用的軍費自然愈來愈大。例如1134年岳飛收復襄陽六郡,臨行前財政預支:錢二十萬貫、米六萬石。戰事結束後的實際支出:錢九十七萬五千貫、米三十三萬石,大大超出預計。負責財政的文官感到不時味兒,但又不能不發放。

    以上種種互相影響的因素所造成的結局可謂天意弄人。1140年岳飛集結兵力發動對東京的總攻時候(宋以汴梁之地為東京為首都,名開封府;即位於現在河南省的開封市),高宗連發十二道金牌,命令他班師回朝。岳飛長嘆說:「十年之功,毀於一旦!所得州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難以中興!乾坤世界,無由再復!」最終他未能擺脫忠君思想的束縛(乾隆卻欣賞他對君主的忠誠),選擇退兵。此時岳飛身在的朱仙鎮距離東京僅有45里,騎馬大約一小時的路程。最終高宗於1141年與金朝達成紹興和議,而泰檜從此獨攬相權18年。

    岳飛的軍事天賦及其高尚情操,和當時朝廷的重文輕武制度、主將議和的外交政策、宋高宗的自身利益,產生了極大的矛盾。我慨嘆文武雙全的他生不逢時,南宋的政治系統浪費了人傑,一代名將不是轟烈戰死沙場,而是死於”莫須有”之罪,極為惋惜。


    原來硏讀歷史之樂,在於加強判斷大局變化的能力、從國之興衰吸取教訓、以及深化分析思維的多元性。岳飛其實可以不聽朝令,然後攻陷東京,甚至自立門戶。可是在非常時刻,他選擇了回朝,可見君臣關係在他心內是在個人理想之上。最後還是孔子的儒家思想決定了命運。後世的滿清也保存了儒家思想作為管治之基石,乾隆深明此道。


    如此悲愴的英雄經歷觸動了我命名Goebel的超低音炮為岳飛,其原因是希望以他為名的超低音可以輕易地和主系統「融合」,發揮其長處去拓展更奧大的音樂格局。神曲音響系統絕對需要取其速度及力量去達致“幻域之境”。每當神曲揚聲器響起羅文演繹”滿江紅”時,我內心不禁肅然起敬。他並不只走過八千里路雲和月,其精神更是劃破時空直至永恆。

    梁兆基

    2022年8月1日

    附錄(一):

    我並沒有正式在學院硏習過歷史,此文章只是閒讀南宋史後的淺見。

    附錄(二):

    其後,紀念岳飛的人數不勝數,但最令史學家費解的是,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的李清照,在她眾多愛國詩篇中,竟然找不到岳飛的蹤影。反而在她的「夏日絕句」稱讚過西楚霸王項羽(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她比岳飛年長20多歲,隸屬於同一時期,經歴了1127年的靖康之變;大宋子民無人不識的岳飛,她不可能不知。上世紀70年代,在河南省洛陽出土了一塊宋代的墓碑,顯示了秦檜乃是李清照的表妹夫。這個親戚關係應該就是疑問的答案。

    附錄(三):

    我隨意用上了項羽岳飛乾隆的名字作為超低音炮和揚聲器的名稱。我之前並不知道他們在宏大歷史內的奇妙連結,此乃巧合,亦是緣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