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 of AE

Piano Tuner
edited July 18

遊藝

今年二月收到CORPHUB發出電郵告知Audio Exotics榮獲最優秀領袖大奬2021 (Most Outstanding Leader Award - MOL)。由於我沒有參加比賽,於是我致電頒獎機構查詢,主辦方透露有匿名人仕提名了御品音響。我從來未贏取過任何公開性獎項,所以心𥚃有一鼓短暫亢奮。頒獎典禮是四個月之後的今天,在這段期間,我研讀了多篇文獻分析了獎勵對個人和企業所產生的影響。



獎勵方式通常包括金錢和名譽性表彰。前者由公司盈利決定,後者並不一定和財政掛鈎,因為可以是表揚勤奮、關愛心、創意丶領袖能力等等。多項心理學研究一致概括名譽上的獎勵比金錢更有效地提高受賞人的工作表現。所以不管是什麼性質的獎項,大部分人都非常樂意接受。浪漫主義中期的德國宗師級作曲家約翰内斯·勃拉姆斯 (Johannes Brahms)曾經説過:“我不稀罕奬項,但我想擁有全部。”

更有趣是,文獻記載了也有眾多不願意接受奬項。法國政府所頒贈的Légion d’honneur,從拿破倫年代已經是該國最高榮耀,但至今共有45人不願接受,其中包括印象畫派始祖莫奈 (Claude Monet),宗師級作曲家莫里斯·拉威爾 (Maurice Ravel),以至近代箸名經濟學家湯瑪斯·皮凱提(Thomas Pikkety)。他們普遍認為不需要被第三方肯定其成就。



Chris Leung and JLam

每一個人對於受賞也有不同感受。由於我所選擇的道路和主流背道而馳,所以獎項確認了公司發展方向正確,給予我鼓勵。御品音響所提倡的是「音樂生活」概念,音響器材只是媒界,終站是與樂共融。若不深入了解音樂,便不能夠提升聆賞標準,也不能與眾分享更多知識。科技進步神速,物價騰飛,若然聆聽標準停留舊地,那麼音響器材的價值將遠低於價格,最終損失是消費者。


這個發展模式,我必須不斷培養音樂修養,才能從音響領域發掘更大價值。在古代,音樂是學生必須學習的六藝之一 (禮教、音樂、射箭、騎馬車、書法、和數學)。我希望以「遊於藝」的哲學敬業樂業。此句取自孔子於「論語‧ 述而」所提倡的「志於道, 據於德, 依於仁, 游於藝。」這可理解為,人要立定志向, 堅定恪守道德, 不違仁道情懷, 心神優游藝術領域。

所以我必先要管理好身心,才能遊於藝。

感謝匿名人仕提名了AE。

梁兆基

御品音響CEO.創辦人

Comments

  • 恭喜!!文章簡短有力!
  • 从你的文墨里就能感受你的修养与内涵,恭喜!

  • 你在音響界創新走先河,同時不忘行善,造福社會,帶動正能量,實至名歸。恭喜!

  • 這篇得獎感受好有深度,不是常常多謝姨媽姑姐,老婆啞媽那一種,我也學到野
  • 西方對獎勵的學術研究雖然有根據,但孔學的精神哲學,才是發展的重點,是精神上的依據。精彩!

    恭喜!


  • 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意思是戰爭是一個國家的頭等大事,關係到軍民的生死,國家的存亡,是不能不謹慎周密地觀察,分析,研究。

    我們身處的現代社會與孫子古時面對的群雄爭霸,優勝劣敗形勢一模一樣。商業競爭與戰爭一樣是弱者先亡。如果安於現狀,不思進取,就只能座以待斃。

    御品音響的成功在於不斷研究,改正錯誤,對於微細問題沒有絲毫忽視。我們用實力說話,用對音響的熱情及誠意開展未來的道路。

    今天御品音響獲得了一點認同,但歡欣鼓舞往往是我們最大敵人。 在順利平安的時候我們必須更有憂患意識,要經常從自身的發展,考慮一些將來會遇到的問題。

    未來我們希望破舊立新以更多優質及創新器材,與一眾音響樂迷共同建立起全新的音響潮流。

    JLam
  • Piano Tuner
    edited July 9
    音響消防員
    天下事説不完道不盡,生活中有太多故事,不經意影響著我們。冬天頂風冒雪,夏天頭頂烈日,面對著一箱箱笨重的功放、解碼、地盒、大號角揚聲器、黑膠唱盤、電源處理器等,他從不喊苦。我從旁觀察十多年,他為人忠厚、老實不擅言詞,卻流露認真拚勁。沒有他,御品音響不能有効運作。他是音響運輸的典範 -聰哥。

    那時還未有AE上環,我已經認識他。他比我更清楚了解公司實體結構演化的歷史,因為我委托他完全管理倉務丶策劃大項目運輸部署丶與及處理海外進出口行政等工作。十多年來,客戶對他十分讚賞,因為他斯文有禮,辧事細心。其實大家有所不知,他聆聽能力隨著歲月進步神速。而且他隨便幫我擺的喇叭位置(搬運後放低的第一個位置,沒有開機聽),通常是頗好的開始。
    他永遠也是和我一起最先欣賞到超級器材的人,包括Zanden長空/火雲功放、Engstrom Eric Encore功放丶Wadax Atlantis Reference DAC丶Cessaro 乾隆/火鳥掦聲器丶Robert Koda 匠心K160功放丶和Gobel大神曲掦聲器等。每次見到他聆聽音樂後面上呈現的喜悅,便知道他對這些珍品是有期望。每一次壞機丶燒膽或Fuse丶接缐不夠長等等,他總是立即行動,尤如音響消防員。有好幾次的星期天,他已經回家了,也會因特發事情之下應急去幫我。
    他是一個十分孝順父母的人,每當放假一定是照顧老人家。回首十年,若然我沒有遇到聰哥,御品的發展又會是怎樣?今時今日,請學歷高的人不愁供應,可是工作態度良好兼有耐性,而又願意虛心學習的人,其實非常短缺。我認為這個世界愈來愈缺乏互相勉勵和欣賞之心(chronic deficit of appreciation),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在這方面留意多一些,不要低估這一股正能量。
    要尊敬的人並非一定是賢達,還有許多在各崗位默默耕耘的一羣,更需要鼓勵。
    梁兆基